首页 > 互联网运营 >新闻内容

为什么要开发APP?

2020年09月20日 17:56

1、APP是新的传播载体

信息得以传播,社会才能得以发展。从前我们离不开纸媒、电煤;今天,我们同样离不开网络宣传。而开发APP,就是网络宣传的一个重要渠道,一种发布产品的新渠道。APP的开发,可以进一步实现精致没媒体向移动媒体、单一媒体像多媒体的转变。

2、APP可降低广告成本

开发APP,让企业用最低的广告成本,获得最佳的推广效果。与传统的广告方式相比,APP广告无需按点击和播发次数付费,其图文并茂、形象生动的广告表现形式,无论是费用还是效果方面都更胜一筹。

3、APP开发有助于精准营销

企业开发一个APP,能提高企业的品牌度和信誉度。消费者利用移动互联网络接触企业,并通过APP更深层次地了解产品及服务,对树立品牌形象和消费者信任,具有无可取代的作用。

4、APP与电子商务

大电商时代,移动APP开发为企业搭建了琳琅满目的移动销售渠道。像大家最熟悉的手机淘宝、京东商城等应用的开发,都是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一大表现。这也就解释了,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关注APP开发,并把移动客户端用户视为主流消费群的现象。



相关推荐

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,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“硬核”逻辑

5月7日晚间,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。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,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,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。公司成立四年以来,已经历6轮融资,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、国科创投、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。4月10日,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。27天后,“初试”答卷出炉。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——详尽细致。问询涉及6大方面、20个问题,从发行人股权结构、主营业务、核心技术、财务信息、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“面纱”。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,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。根据申报材料,陈云霁(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)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,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,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,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,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,对公司核心技术、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;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。对此,寒武纪回复称,“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,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。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。”寒武纪还指出,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,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。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、盈利能力关系密切。据招股书介绍,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。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(无晶圆厂),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。2016年起,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,包括1A、1H、1M三款产品。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,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。招股书显示,2017和2018年,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.227万元、1.17亿元,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.95%和99.69%,公司A为主要客户。上交所在二问中,对公司的主要产品、市场竞争状况、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。要求说明,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,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;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,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,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。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,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,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。数据显示,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.23%,实现销售收入6,877.12万元;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,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.17%。另外,寒武纪表示,“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,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。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,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。”此外,2018年,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、提成费用收入。2019年以来,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,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,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。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、投入成本高、研发周期长、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,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。在首轮问询中,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,包括存货、应收账款、研发费用、银行理财产品等,共计11问。从披露的信息来看,近三年来,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,体现了“硬核”科创属性,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.33万元、1.17亿元、4.44亿元;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.19万元、2.4亿元和5.4亿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.73%、205.18%、122.32%。累计研发投入达8.13亿元,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.43倍。需要注意的是,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.8亿元、4104万元和11.79亿元;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、1.72亿元、3.76亿元。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,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。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,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科创板已上市企业,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%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.09万元、3,264.44万元、6,460.87万元,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.75%、1.07%和1.38%。此外,截至报告期末,寒武纪货币资金、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。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,寒武纪表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115.79亿元。截至2019年末,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77亿元。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,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、客户或关联方。不过,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,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,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。寒武纪称,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,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~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。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~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,或仍需30~36亿元资金投入。

2020年05月09日 10:29

租客网:江湖之大,除了过年回家,租客们的归属感又该何去何从?

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·马斯洛认为归属与爱的需要是人个体最为重要的心理需要。就像中国人过年必须回家一样,那盘热腾腾的饺子,贯穿的是一生的眷恋。但江湖之大,除了过年回家,租客们的归属感又该何去何从?出门在外打拼的租客们,远离家乡,背上行囊,来到陌生的城市,这里霓虹闪烁、高楼林立,是钢筋水泥的丛林,这里是北京,是上海,是广州,是深圳……但这里不是家,租客们为了能够租到一间干净的单间,只能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。当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,工作带来的满足感逐渐消亡的时候,当你在拥挤的地铁里被挤得昏昏欲睡的时候,车辆行驶的声音,报站的声音,嘈杂的人群声都与你无关,你像被放空,在平行世界的一端,望着这座华美的城池,万家灯火却无一与你有关,因为你租的房子要到期了,房东要涨租,可你还没有找到下一间合适的房子,你在这座城市,没有归属感。【房子没有给我温暖,因为搬家让我更加孤独】“搬家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,因为很多东西都带不走,扔了又舍不得,这像极了在深圳生活的样子,我们能力有限,能保护的,能保住的人或事物是有限的。”——深圳某租客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承载了年轻人的梦想,却也让漂在这里的人们感受到了租房的艰辛。“租房没被骗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深漂”。对于这些城市来说,年轻人们是开拓者、是未来,但是在租房子这个问题上却让他们尝尽艰辛,大部分的年轻人在“黑房东”“黑中介”的压榨下选择了承受和妥协,而那些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租客却也屡屡碰壁。【法律需要变革,租客群体的权益问题应当受到重视】人民日报近日发布微评:给租赁市场消消毒——从发布虚假房源信息,到恶意克扣押金租金,从违规使用住房租金贷款,到强制驱逐承租人……租赁乱象迭出,到了非重拳治理不可的地步。依法出击,长效监管,清扫租赁市场的种种潜规则,是时候让不法中介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。租赁生态健康,租客才有归属感。小小的家,小小的愿望。爱这座城市,就在这里安个家,租客网积极迎合国家政策,致力于租赁生态健康,让租客有归属感,让家的形式有了另一种解读,租客网以“好生活,租着过”为目标,以生活租赁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,全网首提“大租客”概念,包容并济,将市面上的各种共享、租赁和外包在平台进行资源整合,打造完整租客产业服务链,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。租客网颠覆传统行业的运营模式,推出信用保障安全体系。租客网整合了众多包括个人房东、租赁中介、房产经营商等在内的优质房源,同时允许个人及房东免费使用平台,只要在租客网上成功注册一家租客服务店,即可享受租客网亿万套房源信息。此心安处是吾乡,你要的归属感,租客网给了!

2020年04月08日 14:21

百度去域名化这步棋真走错了,逆趋势啊

在刚刚发布的百度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,百度该季度营收289亿,净利润达92亿,同比增长95%,双双超过华尔街预期。全年营收1074亿元,连续三个季度营收超过华尔街预期。虽然表面上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,但依然止不住百度摇摇欲坠的趋势。从以前并驾齐驱的BAT三巨头,发展到如今,百度的价值却不如腾讯和阿里市值的零头,巨幅缩水。其地位甚至被后起之秀们,美团,京东,拼多多超越,这混得也太惨了吧。百度的缓慢衰落,与其屡次三番的“骚操作”不无关系,其中之一就是熊掌号。熊掌号是百度搜索生态打造的重量级产品,旨在赋能B端生态合作伙伴,让搜索用户获得更可靠的信息和服务,于2017年11月16日发布。传统生态下,用户常常处于在不同站点间“用完即走”的状态,这使得站长们严重依赖于流量收入,而百度表示从站到号是搜索新生态的重要特征,熊掌号就是“站”的后继者,是移动时代的“新域名”。原本,小编以为熊掌号是百度为了对抗微信公众号、阿里店铺等做出的内容号,是一个委以重任的大项目。可谁知道,熊掌号于2018年11月底,不宣而停。目前登录熊掌号,首页已没有熊掌号的宣传图片,唯有小程序平台和百家号平台链接。百度也没有明确公告,是内哄?是转战小程序?总之拿站长们当猴耍,视如草芥....原来,百度还是只能玩搜索,毕竟玩啥都觉得是搜索。其实百度前些年大力推广熊掌号的意图很明显,那就是弱化域名。百度是需要弱化域名的,因为百度是一个搜索引擎,如果网民都依靠域名直达网站,谁还会去用百度呢?而且,目前百度也遇到了一些麻烦。头条,阿里和腾讯都不向百度开放搜索接口,百度的咨询从哪里来呢?要靠百度自己的生态圈和众多小站长提供资源,熊掌号也是百度解决这些麻烦的一次尝试。因此,百度搜索弱化域名,是从其自身生存角度出发的。唯有去域名,百度才会有更多的生意。这些年在移动联网的大潮中,腾讯有微信,阿里有支付宝,二者几乎平分了用户在移动端的入口,等后知后觉的百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,已经晚了,那个曾经PC端的流量霸主不得不向移动互联网时代低头,这两年推出了百度APP似乎也难挽回局面了。去域名化看似是百度在进行自救,实则是一种无奈而又自私的行为。一个网站的名称、版式、内容……这些东西都有可能“被山寨”,但是网址(域名)却是造不了假;如果在搜索结果中把域名隐藏起来,无异于助纣为虐。单从关键词来看,用户无法从搜索结果中分辨网站的真伪,那些钓鱼网站只要付费推广,更加容易误导普通用户。正牌官网如果想要让用户容易识别,只能通过向百度付费从而在搜索结果上获得相应标识,这一招无异于饮鸩止渴。尽管如此,百度CEO李彦宏曾经在个人社交软件微信朋友圈发文表示,如果谷歌决定回到中国,百度非常有信心与其“对决”。谷歌市值9205.03亿美元,世界前500强网站中占有数十个席位,百度拿什么赢得这场对决,小编不知道李总哪来的自信。同样是做搜索引擎,谷歌就深知重视域名才是时代潮流。在几年前,谷歌搜索就调整了算法,看重域名和关键词的匹配度。现在使用谷歌搜索,在搜索结果中,域名也处于突出的位置。由于域名本身不可替代,在搜索结果中呈现出域名,本身也体现了一种严谨性和公平性。不仅是企业,现在个人也很重视域名。美国很多房产经纪人,自己都有域名,自己在谷歌上面推广自己的网站,网店。今日头条也是借助个体的力量才得以推广做大。只有重视了个体的入口,自己才能做真正的平台入口。百度弱化域名这步棋,真是走错了

2020年03月12日 17:43